<button id="wg9hf"></button>
    <th id="wg9hf"></th>

  1. <li id="wg9hf"><acronym id="wg9hf"></acronym></li>
    <em id="wg9hf"><acronym id="wg9hf"><input id="wg9hf"></input></acronym></em>
  2. <th id="wg9hf"></th>

    <button id="wg9hf"><acronym id="wg9hf"><menuitem id="wg9hf"></menuitem></acronym></button>
    <tbody id="wg9hf"><pre id="wg9hf"></pre></tbody>
  3. 江蘇省典當行業協會歡迎您!

      您當前位置:首頁 >> 通知公告
    股權典當 下一匹業務“黑馬”?
    時間:2016-01-22 14:37:22
    點擊:

    早幾年前,國內有能力從事股權典當業務的典當行屈指可數。在當年,如果說哪家開展了這樣的業務,必定會引來同行的關注與好奇。不過新的統計數據表明,雖然股權典當業務從整體上看占比優勢仍不明顯,但較之以往,當前業內不僅操作該業務的企業越來越多,對于股權質押的探索也日趨成熟。會越來越熱是業內對于這項業務的普遍看法。

    增長態勢明顯

    劉先生是重慶一家典當行的經營者,早幾年,他所在的典當行經營業務基本都以房地產典當為主。然而,自今年以來,客戶需求的悄然變化開始逐漸引起了他的深思。

    近段時間,我們碰到了好幾位前來咨詢的中小企業主,都因為沒有合適的抵質押物而犯愁,比如說傳統的車和房。但是,在與他們聊天的過程中也有人提出,能不能用其公司的股權進行質押借款。由于我們公司之前幾乎沒有做過這樣的業務,所以對此持謹慎態度。不過這也證明,這項業務當前確實需求在不斷上升。

    而隨后,在與同行的交流中劉先生發現,雖然自己還沒有開展,但股權已經被當地典當行業所越來越多地涉及。

    針對這種現象,重慶典當行業協會會長杜明亮表示,之前,在重慶的各家典當行,房地產業務是絕對的重頭戲,保守估計占比至少不低于60%。采訪中也有業內人士透露,實際上,早兩年重慶典當行經營房地產的比例遠不止這個數,說百分之八九十的典當行都專注于此并不為過。

    但上述情況近一兩年來開始出現了洗牌,杜明亮告訴中國商報記者,根據最新的統計數據來看,當前,重慶的典當行業做房地產的有60%,而20%的已經把業務關注點轉向了股權質押。

    事實上,作為財產權利質押當中的一項內容,股權質押的空間自然不言而喻。而據了解,鑒于市場的不斷變化,促使典當行的業務結構也不得不隨之打破、更新,盡管股權至今為止還不可能動搖房地產典當的龍頭地位,但由于其適用程度廣、貸款金額較大,無論是站在解決客戶需求的角度上,還是從典當行收益的層面分析,都相當可行。因此,近兩年做這項業務或者是關注這項業務的業內人士逐步增多。

    例如在北京,據悉,以前股權典當無論是咨詢率還是成交率,低得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但近段時間以來,從各家所反映的情況看,情況有所改變,不僅有意愿的客戶增多了,以股權加房產或二手車的方式組合貸款成交率也有所提升。僅以平谷地區為例,據我所知,前年當地的財產權利典當質押業務幾乎是零,而去年達到了5002萬元,這其中股權占了一定比例。知情人士透露。

    在上海,最新統計數據顯示,當前滬上典當行的財產權利質押業務占比為25%左右,相比略有增加,其中股權大約占了一半。上海典當行業協會會長吳賢達表示,現在對于非流通上市股,當地業內還是有一定關注度與成交率的。

    與此同時,類似的情況還出現在江蘇、河南、湖北等地。其中,江蘇的典當行業更為關注的同樣是非上市公司股權;在河南,近一年時間中,不僅做股權典當的企業增多,業務的數量也有所增多;而在湖北,有典當行對此的感覺更為明顯,隨著近兩年客戶需求的提升,現在我們的股權典當業務能夠占總業務的50%比例。湖北融眾典當行相關負責人坦言。

    市場前景廣闊

    當然,從某種程度而言,典當行轉而關注股權,頗有些不得已而為之的意味。一方面,如今各家商業銀行對于中小企業貸款都有不同程度的松動,越來越多的銀行還設立了小企業信貸專營機構,專門設計開發小企業信貸產品,導致一些能提供比較好的擔保物的企業,如房產、汽車等,融資一般都會首選銀行。另一方面,房產典當業務開始縮水,再加上小額貸款公司同樣針對中小企業和個體戶,和他們相比,典當行需要抵押擔保品,而小額貸款公司則可以提供無抵押、免擔保的信用貸款,從貸款利息方面來說,典當行也沒有什么優勢。所以,再不跳出固有的思維,典當的生存受擠壓感會更強。

    前段時間,天津典當行業協會、上海典當行業協會都來河南進行了經驗交流,在座談會上,對迫于經營品種萎縮,需要開辟新業務的觀點,與會的同行都非常贊同。從這個話題展開,就股權典當業務,會上還進行了一番比較深入的探討。河南省典當行業協會副會長蘇效越說。在他看來,典當行做股權,實際是一種理念的突破。

    其實,有關股權質押融資的外部需求,當今的活躍程度確實令業界矚目。據悉,今年5月份以來,以創業板公司為代表的中小盤個股市場表現不俗,創業板指數屢創新高。而有消息稱,隨著手中持股的市值不斷上升,各重要股東便紛紛打起了小算盤,除直接減持進行套現外,一些不愿意放棄股份對應權利的股東或禁售股股東紛紛選擇以所持股份為抵質押物,趁股價高企之勢進行融資。最近,迪威視訊股東汪淪質押其持有的520萬股公司股份就是典型一例。

    然而記者發現,對于大多數典當行來說,他們更為關心的,是那些非上市公司的股權。雖然非上市公司股權質押的癥結在于流動性較差,但其優勢卻是不存在二級市場反復交易所帶來的高溢價問題,因此能夠降低股價出現高估的概率。如此一方面既能滿足質押標的資產穩健,另一方面也能拉升質押率,提高融資額。

    評估至關重要

    無論如何,由于需求的巨大、金額的可觀,相關法律法規保障相對比較完全,股權典當成為下一匹業務黑馬的可能當前非常被看好。相當一部分業內人士認為,對于股權這項業務,表面看來并不是特別難以操作,因為有登記作為保障,而且,只要評估實在,折當率的高低不會對風險產生實質性影響。

    說到底,評估是其中至關重要的部分,也是做好業務的關鍵。分析人士指出,這也是業內最為關心的話題。

    實踐表明,在股權評估的過程中,根據企業性質的不同,關注點也會有所區別。

    對于有限責任公司股權質押來說,其股權價值在于其企業的基本面,企業的運營情況,企業的成長性,企業的盈利性,企業的資產配置情況,企業的經營團隊等都是反映股權價值的因素。

    從更深層次上說,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權價值不在于其本身,而在于企業本身的價值。在現實操作中,有的有限公司股權價值很值錢,可能是股權的幾倍溢價;有的有限公司就是個空殼公司,因此,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權質押存在很大的市場空間,也存在巨大的風險敞口,對于從事該業務的典當行來說,高管層應當具有對企業分析和判斷的能力。長期關注于此的北京京盛典當行總經理王賢軍坦言。

    采訪中,有典當行表示,在當前有質押需求的中小企業中,相當一部分屬于外商投資企業。據悉,遵照相關規定,外商投資企業的投資者以其擁有的股權設立質押,必須經其他各方投資者同意。而國家對于外商投資企業的股權質押也有一些特殊規定,比如投資者用于出質的股份必須是已經實際交付出資的。

    按照我國外商投資企業法規定,外商投資企業采用先登記、后出資的原則,允許外商投資企業的投資者在企業成立后,按照合同約定或法律規定或核準的期限交付出資,所以在外商投資企業中,股權的取得并不以是否已經實際交付出資為前提,應該防范股權架空的情況。因此,對于外商投資企業的股權質押,限制條件更為嚴格,典當行在股權質押典當中應更加小心謹慎。王賢軍提醒道。

    據了解,相比房產、二手車與民品,股權典當出現絕當的可能相對較低,除非惡意融資,否則企業通常也不會愿意把自己手中的股權轉讓他人。值得注意的是,只要股權一旦出現絕當,更難處理。         

    河南典當業界一位業內人士就曾經歷過這樣的苦惱。他向記者透露,逾期后,典當行曾多次與客戶協商未果,從而造成絕當,最后只能走上由法院拍賣的處置道路。畢竟適用范圍太窄,典當行不得不費盡心思尋找接受方,盡管最后還是處置完畢了,但卻是一次令人印象深刻的教訓。而根源在于典當行事先對于企業評估時,沒有清楚地掌握其成長動向。

    有觀點認為,從傳統典當行為分析,典當是種磚頭文化,通俗來講就是拿實在的東西還錢。既然現在的典當行是為融資服務的,而融資的實質則是種信用關系。特別是像股權這種無形的資產,看不見也摸不著。因此,從事這樣的業務,典當行等于是在與企業主的信用打交道,這種信用既包括以往和現在,也包括將來。

    由此看來,股權典當業務為典當行的判斷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同樣是用股權為質押,如果該企業是因為買地進行投資建設,一時缺錢而貸款,比起要等到貨款回籠后才能還款的情況,會更讓典當行踏實。雖然質押的是無形的東西,但企業的背后有實物在支撐保障,減少了很多未可知的因素。這也能說明,做股權,需要典當行具體情況具體分析、把握。也許要求更高了,卻是一種實力的體現。分析人士舉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