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wg9hf"></button>
    <th id="wg9hf"></th>

  1. <li id="wg9hf"><acronym id="wg9hf"></acronym></li>
    <em id="wg9hf"><acronym id="wg9hf"><input id="wg9hf"></input></acronym></em>
  2. <th id="wg9hf"></th>

    <button id="wg9hf"><acronym id="wg9hf"><menuitem id="wg9hf"></menuitem></acronym></button>
    <tbody id="wg9hf"><pre id="wg9hf"></pre></tbody>
  3. 江蘇省典當行業協會歡迎您!

      您當前位置:首頁 >> 政策法規
    關于請求商務部門協調 典當行授信問題的報告
    時間:2016-01-25 15:09:26
    點擊:
    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流通發展司:

    2013年5月14日,銀監會辦公廳以銀監辦發【2013】131號文下發了《關于防范外部風險傳染的通知》,文中要求“銀行業金融機構重點關注銀行業外部風險的五種主要來源:小貸公司、典當行、擔保機構、民間融資、非法集資”;同時在“實行分級管理與授信”中提出“嚴禁向典當行和非融資性擔保機構提供授信”。此文下發以來,社會反響不一,典當行的社會信譽度卻在眾多銀行內陡然下降,給本來未能得到社會公正待遇且“支持我國實體經濟最直接”的典當業帶來沉重打擊,這一觀念上的偏見對有銀行貸款的典當行而言更是遭受了生存重創,它不僅令典當從業者們不寒而栗,更是讓處在經濟下行中的典當業雪上加霜。為此,針對銀監會下發此文所造成的嚴重后果,典當同仁從維護業界權益、反映業內訴求的角度,懇請商務部門向銀監會及所屬機構進行正常溝通,以支持實體經濟發展和服務經濟建設大局為重,停止行業間的不正當競爭和打壓行為,盡快消除其負面影響,還典當行一個合法、公正、健康、文明的工商企業之名,共同維護好經濟秩序和金融秩序,促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持續、健康發展。

    一、典當業發展現狀。

    眾所周知,典當行自1987年復出以來,典當業已經走過26個年頭,盡管行業規模不算龐大,但它的存在和發展,本身就驗證了除銀行之外的短期融資需求。據商務部統計數據顯示,止2013年6月30日,全國已批設典當行總數近7000家,注冊資本為1200億元,平均注冊資本為1700萬元;資產總額1290億元,負債總額不足7%,其中銀行貸款總額為65億元,占全部注冊資金總額的5%。江蘇典當也與全國其他省份典當行一樣,已走過二十幾個春秋,現有典當行411家,分支機構113家,注冊資本94億元。自2003年8月成立“江蘇省典當行業協會”以來,累計吸納會員238家,全體典當同仁在省商務廳直接的關心、幫助、監督下,歷經磨難,風雨同舟,經過不斷努力,典當規模不斷壯大。自去年以來,由于受經濟下行的影響,經營壓力較為明顯,但業界同仁能夠審時度勢,以嚴控風險為目的,以創新業務品種為突破口,竭力維護全行業的社會信譽和公眾形象,努力與小微企業共度難關,攜手并肩,負重前行。

    在一個成熟的經濟社會架構中,融資成分應呈現多樣性和互補性,在以銀行機構為主導的社會融資平臺中也要有多種形式、多種成分的融資機構相互補充、相互作用、相互依存,每一種金融業態都承擔著不同的甚至不可或缺的服務職能。典當業作為金融服務領域的有效補充,針對廣大小微企業而言,資金需求急、總量小、周期短、往來頻繁,為此提供相應的特色服務是典當行的一大亮點。多年來,典當行作為一個經商務部審批獲得經營許可的特種行業,監管要求、稅費負擔、承擔社會責任遠高于普通民間融資機構或個人,有著嚴格的監管和業務規范,因此典當行的存在為社會弱小群體的生存和發展提供了必備條件,典當行為萬千家小微企業的成長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也承載著銀行業邊際業務輻射的有效補充。

    從經營管理和風險控制的情況來看,典當行能夠較好地執行《典當管理辦法》的具體規定,對單筆業務和單個企業的累放額實行比例控制,其客戶群體是名副其實的小微企業及私營業主,與銀行業務形成互補架構。而從獲得銀行貸款的典當企業來看,絕大部分典當行資信良好,運作規范,經營正常,且在當地典當界及融資企業中享有較高聲譽,迄今未發生經營性及系統性風險,遠不足以對社會和銀行業造成沖擊和危害。

    二、銀監會發文與國務院指示精神相悖。

    眾所周知,典當行是依法設立的專門從事典當活動的企業法人。自87年恢復典當業以來,隨著行業隊伍的發展壯大和業務量的逐年增加,社會認知度也逐漸提高,典當行也越來越被廣大的小微企業所重視,特別是救急解困、靈活便捷的融資服務功能得到了各級政府和小微企業的贊同。

    2013年6月,國務院辦公廳下發了《深化流通體制改革加快流通產業發展重點工作部門分工方案》,明確提出充分發揮典當等行業對中小和微型企業融資的補充作用”。7月,國務院辦公廳下發關于金融支持經濟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的指導意見》,要求“整合金融資源支持小微企業發展”。近日,國務院副總理馬凱在全國小微企業金融服務經驗交流電視電話會議上發表講話,要求“積極發展小型金融機構……全面營造良好的小微金融發展環境”,其中明確指出“要落實融資性擔保公司、小額貸款公司、典當行等機構的監管責任和風險處置責任,加大對民間高利貸、非法集資等非法金融活動的打擊力度,減少對金融機構正常經營活動的干預”,明確把典當行的經營與民間高利貸和非法集資等非法金融活動區分開來。其對典當行的進一步加強監管要求正體現出政府希望這個行業能夠擁有持續發展的動力和能力,希望典當業成為支持中小微企業發展的有力支撐和有效補充。各級政府部門也都把典當行作為扶持中小微企業的最便捷的融資機構,無論國務院還是省市縣各級政府,對典當行社會融資職能作用的發揮都是持肯定態度的,對典當行是肯定而不是否定,是扶持而不是限制,是彰顯而不是打壓。而銀監會對典當行定性為外部風險的來源和嚴禁向典當行提供授信的做法是極其不妥的,也是與國務院的指示精神相悖的,特別是在經濟形勢走低的背景下強推一己偏見似乎顯得有失慎重。

    現實條件下,一方面是強大的資金需求與金融服務的偏離缺位,致使我國實體經濟得不到有效、及時支持,供需矛盾形成較大反差;另一方面則是合法的融資機構加之自有資金的自主經營行業卻被個別行業看作風險傳染來源,實在是令人無語。

    典當行相對于銀行業金融機構來說其實也是小微企業,理應屬于銀行業支持的對象。而在眾多中小微企業中,典當行經過二十多年的經營實屬資信較好、風險相對較小的特殊工商企業(因為典當行的經營資金全部是自有資金,而銀行類金融機構則是吸收的公眾存款,即負債經營)。當下,銀行業金融機構作為國家經濟運行的血液和命脈,承擔著企業的融資主渠道作用,它既要響應黨中央國務院的號召,進一步加大對中小微企業的金融扶持力度,又要把控好風險,確保社會穩定及自身經營水平。就典當企業而言,無論從隊伍建設、內部管理、抵御風險的能力都遠高于普通小微企業,理應是銀行類金融機構優先支持和扶持的對象。然而,銀監會在當下發此類帶有排斥成份的限制性文件,令所有典當同仁費解,這也說明銀監會在主觀認識方面與國務院充分肯定典當行的職能作用還有一定差距,認識的偏差必然導致行為相左。誠然,我們不排除在眾多的典當行之中存在違規經營甚至違法經營的極個別現象,但絕不能以偏概全,完全認定典當業是高風險行業,更不可列為銀行外部風險傳導的根源。從近年來民間借貸因資金鏈條斷裂出現的“路跑跑”事件中不難看出,迄今為止典當行的老總還未在此列。今天,即使作為世界500強的銀行業,可謂制度健全,操作系統和管控系統嚴密,辦法密不透風,而在民間借貸的大浪淘沙中不乏銀行高管深陷其中,讓媒體頻頻曝出,令人驚詫,而銀行內部個案的存在也不能類推或定性銀行系統或金融行業為高風險,呼吁社會應引起高度關注?

    因此,從理而論:典當行不管是自身直接爆發風險,還是通過客戶間接暴露風險,都沒有能力成為引發銀行業風險的源頭,對銀行業金融機構帶來直接沖擊,銀監會視典當行為風險源極不妥貼。

    三、典當同仁的正當訴求。

    縱觀這次由銀監會發文給典當業帶來的負面影響,我們不難看出,銀監會立足銀行業金融機構的角度,對防范各類風險、提高業內資產質量和營運水平是管理者的職責所在,但夸大其詞的定性和排斥性的中傷無疑是對另一業界的封鎖和打壓,這樣做的后果顯然是對一個行業的不尊重,也違背了同業或相近行業的不公平競爭。在當前典當行面臨經營壓力且遭受不公正待遇的背景下,全體典當同仁一致要求主管部門從維護典當權益、保障典當業穩健經營、推動和促進小微企業走出困境的大局出發,即刻向銀監會及其分支機構進行溝通,申明典當行業的合法主張,真實反映我們的訴求,為典當業界爭得一片生存的空間。

    相關事宜有三:

    1、協調銀監會對銀監辦發2013 【131】號文中對典當行定義的不確切言詞予以更正,特別對“嚴禁對典當行提供授信”的做法要予以撤銷,并在銀行業金融機構內對典當行進行還原和重新定義。

    2、針對現有銀行貸款的典當行,要實事求是地審核其貸款條件,不能搞“一刀切”或“雙重標準”,禁止對典當行采取釜底抽薪。根據在銀行借款的典當行實際資信狀況進行合理的分類授信,對符合要求的典當企業,貸款到期后允許正常辦理轉貸等相關事宜,確保典當行不出現大的波動。

    3、為進一步推進社會信用體系的建設,培植良好的社會誠信度,規范企業及個人的經營行為,從而達到信息共享、共同誠信的目的。懇請商務部商同人民銀行和銀監會,對人民銀行推行的“征信系統”在典當行內實行有效利用,及時發現當戶(貸戶)的實際誠信情況,以利于典當行防控經營風險,提高典當業的經營質量和經營水平。

    同時,鑒于典當行運營資金渠道來源的單一性,《典當管理辦法》中規定的“不得從商業銀行以外的單位或個人借款”已名存實亡,特別在典當企業經營處于階段性困難的情況下,請求商務部另辟蹊徑,盡快解決典當行經營中的實際問題,確保典當業有所突破、有所發展。

    特此報告!

                                                       

                                2013年8月6日

     

    主題詞授信問題  請求協調  報告

    發: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流通發展司

    抄送:江蘇省商務廳流通發展處、中國典當業協會

                   201386日印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