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wg9hf"></button>
    <th id="wg9hf"></th>

  1. <li id="wg9hf"><acronym id="wg9hf"></acronym></li>
    <em id="wg9hf"><acronym id="wg9hf"><input id="wg9hf"></input></acronym></em>
  2. <th id="wg9hf"></th>

    <button id="wg9hf"><acronym id="wg9hf"><menuitem id="wg9hf"></menuitem></acronym></button>
    <tbody id="wg9hf"><pre id="wg9hf"></pre></tbody>
  3. 江蘇省典當行業協會歡迎您!

      您當前位置:首頁 >> 政策法規
    關于組織“絕當后息費計算”問題 專項研討的情況報告
    時間:2016-01-25 15:11:01
    點擊:
    省商務廳:

    根據省內部分典當公司的急切要求,我協會近期就“絕當后息費計算”問題在小范圍內廣泛聽取意見,并于7月10日在常州舉行了“絕當后息費計算問題”專題研討?,F將有關情況報告如下:

     

    一、問題的提起

    2008年7月22日,常州市匍京典當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匍京典當)與自然人陳策簽訂了《房地產最高抵押(借款)合同》,以其所擁有的房屋作為抵押;連續抵押借款期間為2008年7月22日起至2009年7月21日止;約定借款的最高額度為人民幣400萬元整;當金月利率為0.54%,月綜合費率為2.7%,如逾期或絕當加收違約服務費每日0.5%。該合同簽訂后當日由常州市公證處進行了公證,陳策也于當日辦理了抵押登記手續,同日陳策出具委托書全權委托華潤代為辦理典當、領取當金、贖當、續當、還款、簽署文件等相關手續。放款后至2009年7月21日,陳策違約,匍京典當多次催要未果,2009年1月5日,匍京公司訴至天寧法院,訴訟請求:1、請求判令陳策償還本金400萬元。2、請求判令陳策支付拖欠的直至債務清償之日的全部利息、綜合費用、違約服務費。3、請求判令華潤、時列東承擔連帶擔保責任。4、請求判令被告承擔本案所有費用。經過開庭審理,2009年12月初,天寧法院對本案作出如下判決:

    1、判令陳策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向我公司歸還借款本金400萬元整,并支付該400萬元本金自2008年11月20日至2008年11月24日止按月綜合費率2.7%計算的綜合服務費,按月利率0.54%計算的利息及按每日0.5%計算的逾期違約服務費;自2008年11月25日起至判決生效時止按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基準利率四倍計算的400萬元的利息、綜合服務費。

    2、如陳策未按時還款,則我公司有權申請拍賣陳策的抵押物,所得價款優先受償等。

    因為該判決沒有支持約定的違約金,2009年12月8日,我公司向貴院依法提起了上訴,上訴請求如下:

    1、請求依法對天寧法院民事判決第一項進行改判,支持上訴人2008年11月25日起至判決生效時止的違約服務費。

    2、請求判令二審訴訟費用由被上訴人(一審被告)承擔。為此匍京典當向我協會請求予以關注。

    經過開庭審理,2010年4月,常州中院作出終審判決:維持原判,駁回上訴請求。

     

    據此,我協會展開了專題調研。

     

    二、各方意見綜述

    (一)、絕當后息費不能按照‘典當管理辦法’的標準收取綜合費,已對典當業造成傷害。等同于引導當戶可以違約,由此造成“違約”比“守約”成本低,就會出現逾期貸款,造成收貸困難,費時費工,將使典當業的經營陷入困境。此舉可能引發“揚惡抑善”的不良后果,有悖社會正義。

    (二)、典當行業是為百姓救急企業解難的行業,經營著如同貸款公司的抵質押業務,國家的政策法規應逐步與此相適應;又說:典當業不同于民間自然人的借貸,它是經政府批準的照章納稅的企業,因此法律的保護應優于自然人,不能套用限制高利貸的“四倍”做法等。

     

    三、我們的建議

    (一)對“絕當后息費計算問題”司法解釋的模糊點應予進一步明晰。當前典當行業息費計算,原則上沿用1991年7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502次會議《關于人民法院審理借貸案件的若干意見》第6條:“民間借貸的利率可以適當高于銀行的利率,各地人民法院可根據本地區的實際情況具體掌握,但最高不得超過銀行同類貸款利率的四倍(包含利率本數)。超出此限度的,超出部分的利息不予保護。”其中,“銀行同類貸款利率的四倍”是否包括“違約處罰的息費”?這一點當時并無明示。2009年12月  日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當前宏觀經濟形勢下依法妥善審理非金融機構借貸合同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以下簡稱《省高院意見》)提出:“典當企業主張借款期限屆滿后的利息及綜合費的,對于兩項合計數額超過按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基準利率四倍計算的利息的部分不予保護。”兩者之間是否存在不盡一致之處?值得商榷,應予進一步廓清,以利典當行業企業經營一體遵行。如將絕當后息費計算一并歸于典當業息費計算最高限額之內,勢必大大壓縮該行業盈利空間,顯不利于行業的規模經營與發展。

        (二)對當戶違約行為的處罰應給予法律支持。市場經濟通行的法則是公平正義,對各種違約行為的處罰乃是題中應有之意。譬如銀行業,在執行貸款基準利率及浮動上限的同時,商業銀行規定的逾期貸款罰息一般為執行利率的1.5倍(按日計算),此舉形成了對違約行為的強大震懾與履約壓力,有力地保證了銀行經營的順暢秩序以及資產的精良。匍京典當所稱案中,常州人民法院依據《省高院意見》作出的終審判決,絕當后息費實際等同于該項抵押貸款的執行息費,造成“無成本違約”,無法對違約當戶實施警示和懲罰,顯失公平,有悖社會正義,也不利于典當公司正常運營。

        (三)為此,我們已經致函“省高院”吁請修改不合理的司法解釋。特要求貴廳向商務部建議,盡快出臺《典當管理條例》并在其中明確“絕當后息費的計算”。即在“典當管理辦法”第四十條中明確,絕當金額超過3萬元的按照逾期貸款計收綜合費用。

     

    特此報告,當否請示。

     

    江蘇省典當協會

           2010年8月 日

     

    抄報: 全國典當專業委員會  楚華典當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