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wg9hf"></button>
    <th id="wg9hf"></th>

  1. <li id="wg9hf"><acronym id="wg9hf"></acronym></li>
    <em id="wg9hf"><acronym id="wg9hf"><input id="wg9hf"></input></acronym></em>
  2. <th id="wg9hf"></th>

    <button id="wg9hf"><acronym id="wg9hf"><menuitem id="wg9hf"></menuitem></acronym></button>
    <tbody id="wg9hf"><pre id="wg9hf"></pre></tbody>
  3. 江蘇省典當行業協會歡迎您!

      您當前位置:首頁 >> 政策法規
    論實現擔保物權的申請人范圍
    時間:2016-03-04 11:15:55
    點擊:

      十一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八次會議通過的《民事訴訟法》修正案已于2013年1月1日起施行。根據該修正案對我國《民事訴訟法》有關“審判程序”的規定的修訂中有新增的關于“實現擔保物權案件”特別程序(以下簡稱“實現程序”)的兩個條文(成為修正后的《民事訴訟法》第十五章第七節即第196條、第197條),而在審判實踐中對這兩個條文的適用出現了若干疑難問題。因篇幅所限,本文擬集中分析“實現程序”中申請人(亦稱申請主體,即《民事訴訟法》第196條所規定的“擔保物權人以及其他有權請求實現擔保物權的人”,以下簡稱申請人)范圍問題。
      
      分析申請人范圍問題的基礎
      
      我國法上的“實現程序”在性質上屬于非訟程序,但在筆者看來,現有的關于我國法上實現擔保物權案件特別程序的研究,對于非訟程序法理的把握,存在相當的不足。
      
      現有的關于“實現程序”的研究,幾乎都是將《民事訴訟法》第196條、第197條與民事實體法的法條相結合而進行的。這一點,在對于申請人范圍的分析中體現得尤為明顯:研究者基本上僅限于引用《物權法》第195條第2款、第220條第1款、第237條討論申請人范圍,即使分析中運用了法理,也只是這幾個條文所對應的法理,而不是關于物權法和非訟程序法的一般法理?!睹袷略V訟法》第196條明確規定由申請人“依照物權法等法律”申請實現擔保物權,何以只能依照《物權法》中的上述三個條文而不能依照該法中的其他條文乃至其他法律中的條文判斷申請人的范圍,有關研究者沒有給出合適的解釋。
      
      我國理論界的通說認為,我國法上的“實現程序”在性質上屬于非訟程序;最高人民法院相關審判人員在解讀說修正后的《民事訴訟法》時,同樣認為“實現程序”系特別程序的一種。然而,在筆者看來,現有的關于我國法上實現擔保物權案件特別程序的研究,對于非訟程序法理的把握,存在相當的不足。大部分相關成果一方面將“實現程序”界定為非訟程序,一方面仍在事實上依訴訟程序法理分析申請人范圍問題。而小部分相關成果雖然注意到了非訟程序當事人范圍劃定與訴訟程序有所不同,但在對非訟程序法理的理解和運用方面又顯得不夠深入。
      
      依大陸法系傳統民事法理論上的通說,訴訟程序與非訟程序之別,系民事程序法上最重要的理論劃分。訴訟程序采取當事人主義、直接言詞主義,其制度價值在于準確查明案件爭議,保障當事人的程序參與,以裁判結果對于爭議的適法解決為核心目標。非訟程序則采取職權主義、簡易主義,裁判周期短,體現了效率的價值,其程序目的也不在于爭議解決。具體到“實現程序”而言,其非爭議性體現為:申請人申請法院拍賣、變賣擔保物,實質是要求啟動相關擔保物權的實現程序,并非請求法院解決民事爭議。雖然相關擔保物權法律關系上的其他主體可能提出異議,但這種異議并不體現為對民事實體法上的權利義務的爭議,而僅屬關于民事程序法上的權利義務的爭議,故并不影響該程序的非訟程序性質?!睹袷略V訟法》第179條規定中所稱的“民事權益爭議”就是指對民事實體法上的權利義務的爭議,而案件本身是否關涉“民事權益爭議”正是決定有關案件的審理是適用普通程序還是適用特別程序的關鍵。正是由于非訟程序法理并不要求當事人必須對民事實體法上的權利義務存在爭議,“實現程序”中申請人范圍的界定就不能依此標準劃定。
      
      民事一般法上的申請人范圍
      
      目前司法實踐中,對抵押人、質權人和留置權人是否可以成為申請人存在不同看法。而筆者認為質權人、留置權人與出質人、債務人均可以成為申請人,但抵押人則不可以成為申請人。
      
      目前司法實踐現狀
      
      目前司法實踐中的主流觀點是抵押人、質權人和留置權人均不可以成為申請人,其主張者所引用的實體法條文系《物權法》第195條第2款、第220條第1款、第237條,正是由于這幾個法條中未提及抵押人、質權人和留置權人“可以請求人民法院拍賣、變賣”擔保物,有關人員才得出了上述結論。
      
      《民事訴訟法》修正案通過后,理論界與實務界一般都傾向于認為《物權法》的這三個條文是我國立法首次明確將擔保物權的實現規定為通過非訟方式實現,修正后的《民事訴訟法》第196條、第197條即為實體法有關規定在程序法上體現與銜接。有關人員也是據此而引用了《物權法》的這三個條文以論證其觀點。然而,筆者注意到,《物權法》制定之初,理論界對于這三個條文的理解,是存在較大爭議的。僅以有關抵押權的規定為例,《物權法》第195條第2款規定抵押權人“可以請求人民法院拍賣、變賣抵押財產”,當時理論界對此有三種觀點。第一種觀點認為,只要向法院請求就必然是訴訟,因為法院要作出是否拍賣、變賣的裁定。第二種觀點認為,應將抵押權登記證書作為執行依據,抵押權人可據此直接申請強制執行。第三種觀點認為,指抵押權人有權請求法院通過裁定的方式直接實現抵押權,而無須通過訴訟程序獲得實體判決來實現抵押權。以上三種觀點中,只有第三種觀點接近現在通行的觀點(也只是接近,因為其并未指明有關程序屬非訟程序)。事實上,如果基于《物權法》頒布之初的情勢加以考察,第一種觀點應當更為有力。因為《擔保法》第53條中有“提起訴訟”的明確表述,而《物權法》實施后《擔保法》并未廢止;在當時的實務中,法院也都是按訴訟程序審理有關案件的。由此可見,上述《物權法》的三個條文,未必就是對應于作為非訟程序的“實現程序”的用以界定申請人范圍的民事實體法規定。
      
      目前司法實踐中的另一種觀點則認為抵押人、質權人和留置權人均可以成為申請人,如2012年12月25日通過的《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實現擔保物權案件的意見》第2條的規定。至于質權人和留置權人,此處雖未明言,但根據有關人員依該意見所撰文章,也應在申請人范圍之內。另外,也有學者在理論分析的基礎上明確主張質權人和留置權人均可成為申請人。